老太哄孫子好久不回,老頭來看老伴,見老伴抹淚,當即砸了兒子家

圖片來自網路

金福村的李善任有三兒一女是個孩子,而這四個孩子只有老兒子有出息,考上了大學,結婚落到了城裡,其他的孩子雖然在農村,也都不錯,在農村來講,都的上等戶。

最有錢的是老大,家裡有四台車,除了一台轎車,還有一台玉米收割機,水稻收割機和一台854農用膠輪大車,種二百多畝的水稻,每年妥妥地收入十五萬。老二和女兒也不含糊,每年都有十幾萬的收入,倒是城裡的老三,買樓都是哥幾個給拿的錢。

 

儘管這樣,李善任兩口子,還是喜歡老三,雖然暫時沒錢,可兩口子上班,以後也不會錯。

結婚第二年,兒子生了個孫子,伺候一氣兒月子就回來了,可幾個月後,兒子還叫老太太去給哄孩子,說兒媳婦要上班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於是,老婆便去城裡給哄孩子了。

兒子也叫李善任去,可家裡有豬有鴨的,走不了,李善任也不願意去,他嫌城裡鬧的慌,於是,就一個人在家,吃飯就去兒子和女兒家。


15222345197006.jpeg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圖片來自網路

可時間久了,還是想老伴,這天正好有村裡車去市裡,就搭方便車來到了市裡的兒子家,因為買樓是李善任過來和兒子一同買的,裝修在這裡又呆過,所以,很輕鬆就找到了兒子家。

敲門,開門的是老婆。

可李善任看見老婆在抹淚,心裡就畫魂,怎麼著,這兒子給老媽氣受了?還是兒媳婦欺負老婆了?要問,老婆卻把李善任拉到廚房裡,不讓說什麼,擦了淚便問,你怎麼來了?

 

還沒等李善任回答,從裡屋傳來叫喚聲,「喂,你把我的痰桶倒掉!」

李善任問,誰呀?老婆說是親家。說完,去給親家倒痰桶。

李善任這個反感,這特麼指使老婆當保姆使呢!但也不好說啥,就隨老婆進了老婆的臥室,一看老婆的臥室,李善任更惱了,這那裡是臥室,這是在陽臺放一張床嗎!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這怎麼回事兒?李善任問。

 

老婆說,「這不是親家和親家母在那屋裡住嗎,住不開,我就來這裡了,這裡透風好!」老婆怕李善任生氣,還說這裡好。

這時候,屋裡又傳來叫聲,「外——」

老太太沒有言語。那聲音又叫,「哎,鄉巴佬,你特麼聾了嗎,趕緊給我這衣服洗一下,都有味了!」

 

老太太過去從屋裡端出一個盆子,裡邊是衣服,還好幾件,一看衣服就知道是老頭的。

李善任怒不可遏,這是什麼!伺候孫子還伺候老人來了,再說,親家比自己都小,拿咱們當啥了,老太太正往盆子裡放水,李善任端著盆子,推開了臥室,「啪嚓!」地把盆子摔在屋裡。

屋裡果真是親家和親家母,在嗑瓜子看電視,孫子在他們屋裡。他們在這裡享受,讓自己老伴幹活。那有這樣的道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李善任掄起拖把朝電視砸去,「我叫你們看,我叫你們看!」電視被砸碎了。

親家驚恐地問李善任幹什麼,李善任說,「你們也太欺負人了,你六十多讓七十多的人伺候,叫鄉巴佬也就罷了,還特麼特麼的,你們是什麼東西,城裡人就了不起,你們算個毛!走,老伴,回家!」

李善任拉著老伴就走,老伴不走,可被李善任硬給拉走了。

 

回來的路上老伴還埋怨,「你這是幹什麼,我用不兩天就回來了,你這樣,還讓孩子怎麼弄!」

「孩子孩子,越說他我越生氣,這兒子怎麼當的,老媽受氣都置之不問,什麼玩意!」

兩人正說著,兒子電話來了,問父親來了咋發這麼大火,李善任破口大駡,「你還問,把你老丈人丈母娘領家讓你媽伺候,伺候也就罷了,還說你媽鄉巴佬,還特麼特麼的,這些你都不知道?你也真是我兒子!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那邊無聲了。

(故事完)